花釉_壳壳:期中考试之后麻烦烧word给我

持续的产粮和巨棒的文笔一样没有只有靠爱和梗来发电/。

期中考活着回来会持续更新

[温唐/短篇]追鱼

食用说明★
★角色死亡向
★刀片儿
★作者辣鸡的一批OOC
★戏词内容出自《追鱼》

唐晓翼死了。
距离进入密密尔泉已经是第三年,然而再上一周洛基带回了他的藏刀,就回了基奈山。
葬礼来了很多人,曾经世界冒险协会的
朋友,圣斯丁的同学,唐殷两家的亲戚。
葬礼办的庄重又肃穆,唐家灵堂里摆上了唐晓翼的遗像,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永远的被定格在了那个黑白的四方框里。旁边摆满了菊花,挂起了挽联。
没有撕心裂肺的哭喊,甚至没有多余的话,仿佛一切归于寂静。
在所有宾客之中有来自大西洋的船王,世界冒险协会的会长,可谁也没想到他会来。
他礼节性的献上了花束,在所有人的注视中离开。
温莎.D.希哈姆。
--------------------------------------------------------------------

[碧波潭碧波荡漾,桂花黄疏影横窗,空对此一轮明月,怎乃我百转愁肠。]

皓月当空。

偌大的公爵宅传出婉转的戏腔,在空荡荡的大厅中久转不散,可谓余音绕梁。
平日里随处可见的佣人不见了,招待人的大厅里西式的装饰不见了。变成了无数的红烛和沉淀着东方美韵的雕梁画栋,精巧的摆件和一帘帘层层叠叠的红帐。

[但愿得,月圆人圆永相亲。秋去冬逝迎春归,相府合家把梅探。]

烛光摇曳,照亮了那层层叠叠的红帐,映出一个模糊的影子,却看不真切。

“咔哒”

大厅的门被紧紧扣上,一身西服的温莎走了进来。
掀开一帘又一帘的红帐,绕过那精美的
雕梁绣柱。
温莎的脚步轻了下来。

[初在碧波潭畔初相会,我与她在月下打座情谊长,元宵佳节观花灯,夫妻双双多欢畅]

终于,那个神秘的影子就出现在面前。
那是一个人,头上是一方盖头,将人蒙的严严实实,身着锦绣双凤金丝牡丹绣花衫,披着宫红绣金霞帔,修长的脖颈上套着天官锁,手上是定手银,踩着一双绣花鞋。
温莎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轻轻的伸手想要触碰。
【那是我的,我的。】
掀开那方盖头,露出了下面的那人。
有些翘的棕色头发,琥珀色一般的眼睛呆滞的望着前方,找不到一丝神采,皮肤是病态的白,在宫红的嫁衣下看起来格外咋眼。

唐晓翼。

已经冰冷僵硬的血管,再也没法跳动的心脏,只有躯体永远的定格。
温莎几乎虔诚的细细描摹着他的眉眼,森森的白骨在精致的脸庞上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唐晓翼还是那样呆滞的,盯着前方。很久以前这个人还会和温莎拌嘴,蹂躏麻伊到炸毛,毒舌的令人发指,却又那么鲜活。
【但至少这样我能留住你了。】
【我亲爱的唐。】
密密尔泉水会维系他的生命,但这亦是诅咒。他没有一天能离开密密尔泉水,否则
本来残缺的生命将永远消逝。
【如果不是你执意要离开】
但这样很好,不是吗?我们永远在一起了。
皓月当空,万点烛光。

[我与他潭畔手携手,我与他并肩笑鸳鸯]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