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talk玩家:花釉-壳壳

长期失踪人口,师傅/CP:琉殇

D5元气茶杯头东方心头好
操作十分菜(。

Aotu查九常驻,主艾比比安迷修

贫穷的手作娘,基本技能点满

滴胶/簪子/蒸汽朋克/墨水/染卡/手帐

Nice to meet you❤️

[双唐]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食用说明★
★是曲改,依旧混乱,变的只有主线是清晰的/。擅自加了好多剧情,就是戏多:D
★OOC小能手,曲自《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推荐配合食用《大小姐的逃亡生涯》
★看曲知糖刀,后续没有了大概/。战斗辣鸡,这么久的语C白复健了。
★理科爱情我写不下去了再见。
★前排跪舔存娘!!!

夜半,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里一片欢声笑语,水晶灯挂在天花板上散出柔光,盛着甘醇美酒的高脚杯互相碰触。高贵的名媛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不时发出一阵矜持的嬉笑,男士们端着绅士的姿态,随意的和有利对象攀谈着。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虚假的面具,珠光宝气的皮囊下尽是欲望和贪婪,整个大厅里暗流涌动,纸醉金迷。
在这灯火辉煌的宴会上,只有坐在角落里的那个棕发少年显得格格不入,价值不菲的西装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黑色的领带上随意的夹了个廉价的领带夹,一副大的稍有些夸张的墨镜倒是端端正正的带在脸上,看不清那双眼睛里的神色,却能看清挂在嘴角那抹轻蔑的弧度。若不是可以正儿八经的拿出邀请函,他就可以被请出场了,不修边幅,一点也没有所谓成功人士的姿态。然而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谁都没能看见藏匿在镜片之后,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正如同狼一般注视着在宴会中央的男人,耳边是夹杂着噪音的指令。
“目标Mark•Smith,已确认。时限2分51秒,Over。”
手中酒杯轻晃,像是血液一样的色彩在剔透的杯中流动。
耐心的等待他说完了他的遗言,退出宴会厅,少年从椅子上站起,整理松松垮垮的西装,让它重新笔挺,接着就跟随着男人的脚步出了大厅。

“难缠的美国佬……”
寂静无人的走廊,Smith点起一根烟,嘴里细碎的咒骂着抠门的生意伙伴,在一片黑暗中只有一点火星十分显眼,微醺的感觉和昏暗的光线使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背后死神的脚步声。
“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先生。”
在他想要回头看清来人时,子弹已经打穿了他的太阳穴,经过消声处理的枪声没有惊动任何人,只有男人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少年将手枪收回怀里,蹲下检查了一下呼吸,耳边还是传讲的噪杂声。
“…目标Mark•Smith,确认死亡,用时2分51秒,执行者,唐晓翼,代号【大小姐】。”

------------------------------------------
黄昏时分,在世界的另一头,太阳渐渐隐没在地平线以下,云朵被染上了一层金红,尽是无比绚丽的色彩。坐落在偏僻街道,封锁的废弃大楼,被人粗暴的撕下封条,落满灰尘的楼梯上留下一串鞋印,
直直蔓延至楼顶。
摆满货箱的楼顶上只有一圈破旧不堪的铁丝网,摇摇欲坠,少女独自坐在楼顶的箱子上,旁边放着一个白色的大提琴包,身上干练的穿着一身西装,稍显长的裤脚盖住脚踝,只露出红色皮制高跟鞋的鞋尖,黑色的方框墨镜挂在脸上,恰好的遮住了眼中所有的色彩。头上梳着角髻,用红色缎带高高束起。
一只手在手机上飞快的发送消息,另一只手则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一张精致的狐狸面具,脸上还是和往常一样的淡漠。
【目标刘汉龙,已确认。时限2分51秒,Over。】
手指在手机上跳的飞快,随后放下了手机,少女从白色的大提琴包里拿出一把JS 12.7MM,熟练的做着准备工作,最后,她摘下了墨镜。
那双纯黑的眼睛透过瞄准镜,像是狐狸一样盯着着待宰的猎物,在这个无人注意到的角落里,生死已经被决定。
大腹便便的男人出现在视野里,像是无知的羔羊,扭着过于肥胖的身躯,向着小巷里的地下赌场走去。
“…晚安。”
子弹出膛,在男人的后脑上开出了一朵猩红的玫瑰,像是云朵一样绚丽。
“…目标刘汉龙,确认死亡,用时2分51秒,执行者,唐欣,代号【大少爷】”

飞过大半个世界再次回到唐家总部,像是普通上班族一样打卡回家。但是,将近两周的闲置期,实在不好打发。
唐欣刚刚提交完报告,就看见唐晓翼抱着臂在等候区里打瞌睡,无声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晃醒自家哥哥。
“哥,醒醒,回家再睡。”
“哦…弄完了?”
“弄完了,回去吃晚饭吧。”

打开尘封已久的门,不大的双人公寓里还是整整齐齐,只是稍稍落了些灰,唐欣在冰箱里翻翻找找,只找到了些龙须面和几个蛋,还有些葱。
…只能吃挂面了。
客厅里已经传来了电视的声音,无论是乱七八糟的综艺或是足球赛都不重要,至少这次可以认真放松一下了。
唐欣熟练的煮面,切菜,调汤,小心翼翼的做荷包蛋,一连做了三个,一个给自己,两个给哥哥。默默盘算着,手下的工序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两碗热气腾腾的挂面已经成型,看着还多余的四个鸡蛋,全打了,和着葱花煎了个蛋饼。
晚饭上桌,唐晓翼也饿了。肚子里除了任务时灌进去的一点红酒和飞机上的面包之外什么也没有,狼吞虎咽的一只蛋下肚,还连着吃了两块蛋饼。唐欣也有些饿,先趁着汤热快快吃了两口面,然后转战荷包蛋。或许是因为两人都饿了,这餐饭吃的极快,连天气预报都还没结束。洗好的碗已经回到了碗橱。
“欣啊,明天去干嘛?”
“唔…去买点东西,没吃的了,再给你买件衣服。”
“买衣服干嘛?我还有衣服。”
“…嗯,总得有件儿不是西装的,我看西装都快吐了。”
饭后,两人窝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像是普通的兄妹一样,电视里是不知所云的搞笑综艺,两人看的云里雾里,也便很快犯困了,随便找了条毯子就睡下了。

“…你们之间,有人失了家族信念,出卖自我底线。”
放在门前的邮件,不知出处的深夜来电。
两人沉默的看着那条简短的信息,相顾无言。
“你是卧底?”
“你信?”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凝固,只有钟表滴答滴答走过的声音。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唐晓翼,他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放任自己塌进沙发里,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直直望向天花板。
“那帮老头儿想搞死我们俩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次的罪名太不走心了。”
“…是啊。”
“规矩你清楚,如果没人承认,我们两个都会死在话事人手里。”
“交涉还有用吗?”
“他们根本不想听解释,你留在此处,我去解决。”
“我可以担负罪名。”
“你留在此处。”
“…这样,你就可以重获自由。”
少年收回了视线,看向面前的少女,露出了凌驾于恶魔之上的表情。
“绝不。”

------------------------------------------
凌晨三点半,唐家总部一片灯火通明。
大小姐新换了一副墨镜,西装穿得笔挺,嘴角正勾起。
空荡的走廊里只有鞋底着地的声音,躲在暗处的无数枪口直直指向他。
“别躲了,直接来吧。”
手中M2000迅速上膛,扳机扣下,子弹挟着破空之势出膛,最先凑上来的那个倒霉鬼头上霎时绽出一朵血花。
……
“下次找点入流的角色,别让我赢的这么轻易。”
大小姐华丽又优雅的转身,孤高的留下背后一片狼藉。
从一楼清到五楼,所过之处无一活口,他也多多少少挂了彩,猩红顺着额角留下。
在顶楼尽头的办公室里,一片寂静,直到门被粗暴的踹开,大小姐带着他的权杖闯入,却只看见一个椅背。
“他们选择除掉你是正确的,你实在是太危险了。”
男人慢悠悠的从椅子上转过来,手上握了一个黑色的按钮。
“别紧张,鄙人的作用不过是确保你能够有把握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不如趁我按下它前,交换遗言?”
唐晓翼随意的拉过办公桌前的椅子坐下,手上把玩着M2000,漫不经心的抚摸过每一寸冷硬的金属枪身。
“哈哈,早就听闻唐先生大名,久仰了。”
“得了,现在不过是个…叛徒?哦对,莫有虚的罪名。”
“那位唐小姐呢?没来吗?”
“叛徒不过我一个罢了,本来只是想放手一搏,看看能不能解决掉你。”
男人眼里疯狂的色彩愈加浓厚。
“我居然值得您这么费心?真是鄙人的荣幸啊,”
“不过很快,我就可以亲手拉您一起共同前往地狱了。”
少年轻笑一声,手比作手枪,虚空的指向他的眉心。
“Biu。”
从远处的高楼上,扣着狐狸面具的少女扣下扳机。

END.

评论(1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