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釉_壳壳:期中考试之后麻烦烧word给我

持续的产粮和巨棒的文笔一样没有只有靠爱和梗来发电/。

期中考活着回来会持续更新

[多唐]黄粱一梦

食用说明★
★点文!!!湫湫点的!!!好好的梗被我写成这破样儿,不敢发。
★我跟你们说你们快夸夸湫!!!湫真是超棒!!!童话写手泣不成声/。
★原来是一千零一夜?因为脑子里全是Wing绑起来长长长长长长长的麻花辫给放弃掉了。。。
★旅人多X灯神唐,梗自湫叶,地名和啥的都是瞎编/。可能真不是爱情,更像是邂逅。
★我真的才是那个没见识的北方人/。在西北那种超不好养活的花原来可以在南方当杂草长
★会改会改!!!我迟到了!!!有俩支线明个儿放!!!狗带jpg.
★黄粱一梦,吾梦哉?汝梦哉?

[你。。。喜欢我吗?]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

早上八点半,从S市的火车站出来,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墨小侠揉了揉泛红的鼻头,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作为一个北方人,他是拒绝S市这种标准的南方气候的。但是处在被相处了二十多年的青梅竹马拒绝了的巨大失落中,做什么基本上是不过脑子。
那句话怎么说?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够写他个八百字。
出门拦了辆车,拖着他那少得可怜的家当,款款的上了车,连后备箱都没开。
“小伙子,来旅游哇?”
在去往宾馆的路上,司机操着S市独有的吴侬软语,和多多攀谈着。
“嗯,来散心的。”
“S市是个好地方啊,有好地方可走的,小伙子呆多久啊?”
墨多多点开手机想看一眼日历,却先一步看见屏保上粉发少女半逆着光的侧脸,绽开的甜美笑容像是针一样刺在他的心上,连着指尖都有些微颤,几乎握不住手机了。
“嗯。。。一个月吧。”
车程算不上远,酒店也离市区有一段距离,在S市郊外的青山脚下。却装修的很好。一栋小三楼,古色古香,不算大的房间里五脏六腑俱全,甚至还有一个小厨房。
最好的是,墨多多租的这间屋子的窗户,正对着山。
当然,很贵。

零零总总拾缀干净了所有行李,已经接近午饭,随便的在宾馆里吃了些什么后,没有午睡习惯的墨多多活泛了起来。
“老板娘,这山后头有狼吗?”
“没有,小伙子你想去转哦?”
四月的S市不算冷,午后的阳光暖暖的,从窗外透进屋子里。
“嗯。”
“没有狼的,但是记得天黑前回来哦。”
老板娘把放在桌子上的吊兰摆到了有阳光洒下的一面。
山里真的是没什么危险,就是有些虫子。
一路上山,全是些草木,但作为一个没见识的北方人,还是被一路上的花草小小的惊喜了一把。
比如说,墨多多发现。
在他印象里算的上是娇贵的花草,在这片山林里,当杂草一样长。
走了一路,看了一路,被惊喜了一路。等快到达山腰的时候,墨多多停了下来。
一座祠堂。
一座破旧的祠堂。
房梁已经破的厉害,上头的匾也已经斑驳,字迹模糊不清,墨多多看了半天,只能依稀的辨出一个“唐”来。
本着不打扰人家老祖先长眠的意思,墨多多绕过了祠堂。
山不高,不难爬。大概下午傍晚时分墨多多就爬上了山顶,大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气势。
然后他做了一件无比羞耻的事。
“尧婷婷我喜欢你!!!!!!”
后头的喜欢你有些破音,硬生生的成了“稀罕你”,惊起一山鸟,连着太阳也给面子的沉了沉。
等吼完后,墨多多还非常文艺的欣赏了一下西沉的夕阳,将天黑前回去忘了个干净。然而等他想起的时候,天上的火烧云都飘的没几片了。
人走夜路都喜欢疑神疑鬼,生物本能,无法抗拒,还有一路的植物,在黑暗中的影子格外吓人,如同徘徊在山中的孤魂野鬼,要破土而出的魑魅魍魉。
墨多多就是个凡人,他也很怕,所以他选择闭着眼。
他仿佛走过了很长很长的一段,长的不可估量,当他终于有胆子睁开眼睛时,他呆住了。
祠堂。
一个崭新的祠堂。
迎着月光,墨多多终于看见了那块匾上的字。
“唐氏宗祠”
笔锋有力,极其公正的几个金色大字书在那一块黑匾上,褪去了斑驳,只有威严。仿佛是做梦一般,从那祠堂里透出许些光亮,连着周围也飘起了雾。像是受了那光的蛊惑,墨多多踏上了祠堂门口的台阶。

祠堂里什么人也没有,只是烛火挨个儿亮起来了,照的通亮。没有虫声,没有风声,寂静的让人放慢了呼吸。
墨多多有些魔障的看着那烛火,潜意识里他知道这或许不是梦,但他就是迈不出一步。
接着,他看见了,那摆在贡台上的烛火微晃,映出一个人影来,渐渐清晰。
那是个少年,身着一件唐装,长长的棕发在末端束起,皮相生的极好眼角挑红,琥珀色的眼睛像是杯中的茶,沉淀了岁月。
像是一阵烟,一缕雾飘在空中,像是虚的,又像是实的。
“在下唐家第二十六代子孙唐晓翼,有个不请之求。”
他看见那个孩子张口说了句话,声音却像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的。

评论(1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