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釉_壳壳:期中考试之后麻烦烧word给我

持续的产粮和巨棒的文笔一样没有只有靠爱和梗来发电/。

期中考活着回来会持续更新

[个人向]M&M'S

食用说明★
★脑洞来自国庆买到的超大装M记/。和卢伽雷氏症,其实就是个无聊的脑洞,前桌姑娘给我描述的那种赶脚根本没写出来,完全生搬硬套。
★六种颜色,蓝,绿,黄,橙,红,棕对应,右臂,左腿,右腿,左臂,躯干,头
★如果Wing并没有跳进密密尔泉的一个脑洞,时间Soooo含糊,可能是某一次看望时的小片段,没有时间这种东西的。
★各种拽逼术语和英文来自百度和前桌姑娘。
★不带脑子看比较合理,Do的那个中等代价都可以付出笑Die。
★使用了湫er的人设233333在我印象里湫er就是标准理工男,带个黑色眼镜那种(有出入务必打死我。

-你知道吗?M&M'S有六种颜色,分别是蓝,绿,黄,橙,红,棕-

Blue-The right arm

事情总是那样的猝不及防。
巨大的尤加特拉希轰然倒塌,已经虚弱到极致的唐晓翼累瘫在密密尔泉岸边,模糊的听见巨大又嘈杂的声响,视角里是昏暗的黑,夹杂着刺眼的红。
……累死了
混沌之间听见威严的狼吼,挣扎在死亡边缘的灵魂回到了身体里,想要睁大眼睛找寻那熟悉的一抹银白,却什么也看不见。
自暴自弃的闭上双眼,放任意识的流逝,只觉得恍惚间有些颠簸。
撑不住了。

Green-Left leg

第一个来看望唐晓翼的是DoDo冒险队。
四个孩子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被大魔王嫌弃的跳脚却还是抑制不住眼泪。
“如果能够活下去中等代价也能付出啊,不,任何代价都可以!”
“你不要死好不好!”
“你死…死了我们…怎么…办”
他面对四个孩子的哭泣有些无措,只能装作风轻云淡的安慰着:
“没事儿,就是右手和左腿,我还活着呢。”
“作为被我寄予厚望的冒险队,怎么能哭得这么丢人。”
好不容易哄走了DoDo冒险队,唐晓翼拆开了那个被婷婷精心包装过的大礼包,里头的东西乱糟糟的,书,大侦探笔记本,小发明,零食,虽然杂乱却又无比珍重。
拎出一大袋M&M'S,很有分量的那种,一看就是虎鲨的手笔。
拆开一小袋抓了几个,放任它从手中滑落在白色的床单上,只留下绿色。
应该高兴它从来只化在口中。

Yellow-Right leg

再次睁眼看见的是白惨惨的天花板。
Wing回到了最开始的起点,但失去了一切;承载着希望与未来的旅途,成为了他一个人的折磨。
听起来真棒。
第二个来看望他的人是乔治,带了一束满天星,一看就是自己包装的那种。
“嚯,乔治,我猜你今年的劳作考试一分也拿不了。”
“闭嘴。”
为乔治会长垃圾的包装干杯。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低迷,空气仿佛凝结成块要掉在地上。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唐晓翼。
“我没什么好担心的,在旅程开始前我就清楚会有这样的结局。”
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一直沉默不语的乔治抬起了头,定定的看着唐晓翼,一双祖母绿的眼睛里包含着的是他看不懂的感情。
“你后悔吗?”
他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一个笑容。
“不后悔。”

在乔治走了之后,他撕开一袋M&M'S,倒了两颗在嘴里,细细品喂炸在味蕾上的甜美。
黄色的糖衣在舌尖融化。

Orange-The left arm

他再见到亚瑟的时候,是在院子里瞎转悠的时候。
大量的神经元被杀死导致他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还该死的必须要别人帮忙才能推动前进。
他的主治医生湫是个负责的医生,并且十分严格,带着一副方框的黑色眼镜儿,常年白大褂。用唐欣的话来说就是一看非常有责任心的好医生,要唐晓翼说,那叫鬼畜眼镜。
“能麻烦你先等一下吗?我是他的朋友,有些话想和他说。”
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老先生亚瑟站在院子的鹅卵石小径上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而湫只是看到对方的看许可后就放开了轮椅,公式化的嘱咐了两句后还非常贴心的补充了一句玩得开心,便走出了院子。
“DoDo冒险队还好吗?”
“很顺利,还获得了去浮空城的资格,老是吵着要来见你。”
都是些闲散的话题,他们两个就像两个老年人一样漫步在小径上,一个靠轮子,一个靠腿。
快要走到尽头,遥遥的就能看到湫的白大褂在风中飞舞。亚瑟把轮椅停了下来,从兜里掏出了些什么塞进唐的嘴里,极轻的说了再见后便向反方向走去。
“张嘴,你朋友给你吃了什么?”
吃到了糖果心情极好的Wing先生罕见乖顺的张开了嘴,不出意料的看到湫蹙起的眉。

Red-Trunk
今天的午饭是鸡汤。
唐欣极好的厨艺总是能精准的俘获唐少爷挑剔的嘴和胃,小妹妹细心的投喂让自家哥哥完全沉浸在了吾家有女初长成这种莫名其妙的欣慰里,总而言之,满满的幸福感让他很飘。
时间已经快被撑到极限,巨大的沮丧与哀伤之后就是释然。唐欣抓紧一切时间去陪唐晓翼,整夜整夜的失眠与噩梦一直如影随行。而唐晓翼在应该极度痛苦的两年里几乎没有悲伤过,乐观的抗争着死神。
“欣啊,我想吃巧克力。”
“医生说尽量不要吃这些东西的。”
“管他呢,”他有些疲惫的闭上眼,“我就是。。。想吃甜的。”
拆开咖啡色的包装袋,唐欣倒出一粒红色的,正要投喂给哥哥的时候却听见一生巨响。
“医生!湫医生!!!!”

Brown-Head

真难受啊。。。
来自身体深处的心跳被无限放大,回荡在黑暗中。
咚,咚,咚。
……
滴--------------


END.

挺庆幸作者让这样一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停留在了最绚烂的一刻,如果Wing在与死神的渐渐紧逼中迷失自我,才是最大的折磨

评论(3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