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釉_壳壳:期中考试之后麻烦烧word给我

持续的产粮和巨棒的文笔一样没有只有靠爱和梗来发电/。

期中考活着回来会持续更新

[唐亚]记一次以玉帝为核心的天庭部门与以加百列为首的天使联合部的友好会晤/二

食用说明★
★中西神仙设定,梗来自。    http://jiebeiqihupotianji.lofter.com/post/1eb3c704_10af18a,阿解的画真是太可爱啦

★私设Arthur是加百列那一支的智天使,Wing 是文曲星,可能还有更多的角色猜猜看。
★每一个天使都有一双隐形的翅膀,不是魔法少女的文曲星不是好星星ˊ_>ˋ
★画风有毒,人物属于雷叔和阿解,OOC属于我
★这个篇目我怎么觉得我的脑洞越来越大,想写的越来越长。。。然后就变成了一个中篇。
★再一次表白阿解!

------------------------------------------------------
两个人对暗号似的接了头,就在这满屋仙气的古董店里开始商量任务。
“以深入了解人间基层的幸福指数为目的,也同时为了促进中西双方神仙的友好往来,召开走访基层,了解人间群众的调查。。。什么玩意儿这是。”
唐晓翼几乎是棒读的念着卷轴上密密麻麻的字,最终放弃了挣扎,凑过去看亚瑟的羊皮纸。
“Find the answer in the sunrise of the east or the sunset of the West(在东方日出之地或者西方日落之地找到答案)......这个给的真简洁。”
亚瑟有些惊讶:“你会英语?”
“你也会中文,”唐晓翼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有位故交,他在西方地府当差。”
画题被轻飘飘的带过,研究了半天的任务得到的结果是要在欧罗巴和亚细亚完成,两人关好店,打了车去机场。
“东方神明不是有一日千里之能吗?”
“经费不足,没法画阵,腾云驾雾,容易超速,你们天使不是也能飞?”
“会被看到的。”
所以总的来讲,还是飞机靠谱。
坐在飞机上,唐晓翼看着窗外的一片湛蓝微微出神。
大海啊你全是水。。。
任务啊你是个腿。。。
“would you like something to drink?(您想来点饮料吗)”
“tea,please.(请给我一些茶)”
笑眯眯的接过茶后,转过头想要询问搭档需不需要毯子,却突然被映入眼帘的一片洁白吓的半死。
一对洁白的,小小的羽翼。
金发少年已经陷入了沉睡,全然不知道突然多出来的一双翅膀。
画面很好看,柔软的光晕也打的漂亮,但这足够让这位唐姓仙官受到巨大的震撼,刷了满满三层弹幕。
这他妈出师未捷身先死!!!
天知道“一位乘客突然在旅途中生出翅膀”这个吓人的故事足不足够让这位空姐大声尖叫然后喊人最终被带去什么鬼机构解剖做研究之类的,虽然他有办法带着亚瑟脱身,但是无可避免的是他的任务失败。
他仿佛看见了任务失败后被扣掉的俸禄,和来自问题多多那班小鬼的嘲笑。
在唐晓翼纠结到底要不要给这个无辜的吃瓜空姐来一个让她忘记这一段的法术,却看见空姐已经笑盈盈的走到另一个乘客的旁边了。
唐晓翼眨了眨眼。
哇,见鬼了。
他伸手点了点那对柔软的翅膀,有指尖传来的细腻质感让他有点着魔,然后他又点了一下。
一下。
一下。
在他考虑要不要上手摸一把的时候,这位陷入沉睡的搭档终于悠悠转醒,半阖着一双天蓝色的眼睛看着他。
“怎么了?”
唐晓翼指了指他那双洁白的翅膀,“翅膀露出来了。”
亚瑟不在意的再次把眼睛闭上了,然后调整了一下姿势避免压到,“没关系,没有人能看见。”
-----------------------------------------------------
再一次踩在华夏大地的时候,这位唐姓仙官高兴的想要高歌一曲。
我要浪!!!谁也拦不住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这次他有任务在身,还有一个似乎打算兢兢业业完成任务的搭档。
亚瑟拿出了他那张玄之又玄的羊皮纸,看着上面的字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排列,并消去了不少字母,长手一伸拉住了想要开溜的唐姓仙官。
“我们既然踩在了东方日出之地上,现在新的指令是:King,Star,Fixed point(王,星星,不动点)。”西方天使不悦的皱了皱眉,“这意味着什么?”
“你的至少还能看懂不是吗?”唐晓翼打了个哈欠,糊了自己满脸的泪花,心中怨念的将编写他手中这狗屁不通的卷轴的某一位文官狠狠咒骂了一通。
“能用的东西太少了,光是星星我们都能排到无数个去。”
“哦,所以就姑且不要管他,”唐晓翼露出了一个漂亮的笑容,“可以在弄清楚之前好好调查一遍,我猜你没有来过帝都?”
在认真权衡两者的Arthur陷入了沉思。
一,二,三
“啊,没来过。”
瞬间倒戈。

北京,一个天子脚下的城市。
雍容,繁华,神圣。
亚瑟站在人来人往的故宫前默默的想着。
这些印象定格在了无数人的心中,但不包括唐晓翼。
踩在这片数百年前的皇城的时候,唐晓翼满脑子的驴打滚儿。
“我最后一次下凡的时候还没建,但是我在这儿吃过驴打滚儿。”唐晓翼有些意犹未尽的摸了摸唇,随后又提了兴趣转脸问亚瑟,“吃过吗?西方应该没有吧?”
“没有,但是我喜欢这儿的那个。。。呃,山楂串。”
“那个叫糖葫芦。”
两人不找边际的聊着天向博物馆走去。
看着几百年前的皇朝旧影,亚瑟有些惊奇,这个被誉为奇迹的建筑,让人站在上面,就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旁边的那位看都没看,抬脚就要往里走。
“只是每一位掌权者为了炫耀而剥削人民的伟大产物,没什么好看的。
他如是说到。

TBC.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