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釉_壳壳:期中考试之后麻烦烧word给我

持续的产粮和巨棒的文笔一样没有只有靠爱和梗来发电/。

期中考活着回来会持续更新

[温唐]记一次惊险又吃鸡的夜游1

食用说明★
★失踪人口回归,惊不惊喜?刺部刺激?喜不喜欢?(滚吧没人惊喜
★霍格沃兹设定,斯莱特林温X格兰芬多唐
★我还是那个大辣鸡,啊,大辣鸡
★如果真的有机会打算存一个霍格沃兹设定的比较长的中篇。。。看概率?
★我单纯只是想看这两个人一次惊险又吃鸡的夜游。。。

大半夜,一点半,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斯莱特林的地窖里摸出来,悄悄的看着门上那两条蛇慢悠悠的缠在一起后,抽出魔杖用了一个Lumos(荧光闪烁)。
“嗨。”
突如其来的问好结结实实的吓了温莎一跳,手里的魔杖差点儿脱手。慌乱的稳住,一转头就看见了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含着快要溢出来的笑意。
“真够见鬼的,Wing,你要是再这么吓我我就把费尔奇喊来,然后我就可以继续回去睡觉。”
唐晓翼无所谓的耸耸肩,说:“大不了我跟着你进斯莱特林地窖——据说斯莱特林都是单人单间还有双人床,万恶的贵族阶级,格兰芬多可是单人床,甚至八人一间宿舍——哦梅林我居然开始羡慕斯莱特林了。”
温莎理直气壮的翻了个白眼:“得了吧,在你踏进斯莱特林地窖的那一瞬间乔治就会把你扔出去。”温莎顿了顿,“而且我根本就没法理解格兰芬多那么小的空间到底是怎样容纳下你那成堆的杂物的,你的屋子简直乱得像鸟窝一样。”
唐晓翼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却突然被肚子发出的一阵怪叫打断了。
“......”
温莎忍了忍没忍住,露出一声轻笑。唐晓翼勉强正了正色用一副教授的姿态装模作样的咳了两下。
“这才是今晚的重点。”
温莎敛了笑意,半阖着一双深蓝色的眼睛道,矫情的捏着咏叹调道:“哦,我亲爱的唐,究竟是什么让你这样舍身忘死以至于忘记了饭点?这可真是太可怜了,Loki没有管好你吗?”
“他去找查理。。。我去找希燕讨论魁地奇。”
对话没有再进行下去,两个人踏着冷硬的石阶,慢慢的摸去食堂。
一路上挺顺利的,在他们摸到那张水果油画的时候,才过了二十分钟不到。
打劫了一块蛋糕一串香肠一壶南瓜汁和水果若干后,两人正打算原路返回时,声细不可闻的猫叫从门外传来。
在屋子里的两个抢劫犯背后一凉,唐晓翼眼疾手快的拉上温莎踩了厨房灶台翻上储物柜,动作行云流水,一看就是身经百练。
TBC
咱们姑且这么多。。。还有下一更

评论(3)

热度(13)